醉卿【复习中】

佛系更文者,r懒得要命。
通常在星期六星期天更文。
清水文小萌新
不会写肉
全员粉一枚!!
CP不拆不逆!!
闺蜜@言茗酱
师傅@秋雨天涵
我的文不怼任何人!!
不喜勿入!!!
不喜勿入!!!
不喜勿入!!!

我好悲催!!

你们要是能猜出来,我的手究竟遭受了什么!

我才发文

有库存我就不发你们拿我怎么办?
好痛


【忘羡】化蝶

看一个视频想到的

爱深入骨,终为爱化成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题记

在一处医院中

一直有一对令人羡慕的病人夫夫

他们的身份不一般

一个是江氏集团养子,父母是黑道双混的大佬--魏无羡

一个是蓝氏集团次子,听从兄命混在黑道的大佬--蓝忘机

这两人的故事很令人感慨

他们的情路很崎岖,从生死离别,到忘情忘谊,最后才到婚礼

但是有一天一切都改变了

魏无羡由于病发而亡

江家的人取走了魏无羡的骨灰

蓝忘机

又变回了那个冷面总裁

周围的护士都巴不得离他百丈远

忽然一日

一只黑红相间的蝴蝶从窗外1飞来

这只蝴蝶似有魔力

让蓝忘机他那张沉寂的脸

有了新的光彩

黑红色的蝴蝶一直陪伴着蓝忘机

直至蓝忘机康复

但就在蓝忘机出院的那一天

黑红色的蝴蝶消失了

蝴蝶飞到一处古井

古井升起一位身着古衣的妙龄少女

少女开口:“好了,时间早已到,你已超出时间。后果自知。”

蝴蝶上下飞动

似在点头同意

少女回归古井

蝴蝶转身

看了一眼世界

蝴蝶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开始化粉

消散于世

粉末化为一句话

“无法永伴,便给你希望”

最好的爱

是永伴

既无法永伴

心必有异

我在民国当老师

我以前写过的一个军阀脑洞

突然来了灵感,想写一章

以后这个也可能会加入我的坑之中

不过更文时间不定

名字乱取

以后请叫我旧·取名·流·鬼才·年

@秋雨天涵 师傅 @阡染【开学暂退】 阡姐 @言茗酱 闺蜜

“叮铃铃,同学们,下课时间到了,老师们辛苦了!”

下课铃的响起,解放了无数被枯燥学习所折磨的学生们

“哈哈哈, 你说的是真的吗?要是真能这样,我都能考清华了!”在高三㈢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声音的主人是一位美貌的女生,乌黑的长发及腰,肤色白嫩,一双桃花眼,风情万种,薄润的红唇,高挑着,纤瘦的身形,被蓝白相间的短袖校服所罩着。

“哎,小婴儿你别不信!照你那成绩上哈佛都没问题!”一个短发女子说道

“小年儿,你就别打趣我啦,照我那成绩。能考上云吟大学就已经很不错了!”魏无羡笑道

“别说我打趣你啊!你那分数本来就那么好,简直让人嫉妒!”卫语年道

“去去去你嫉妒我干嘛?还不如好好去学习”魏无羡笑道

“好啦好啦别说了,快上课啦!”班长道

……

放学后

九.十点后的马路上,荒芜,静寂,令人心中胆发毛

魏无羡听着歌,和朋友聊天,丝毫没有注意前面

一道强烈的白光,映得魏无羡抬起眼,然后就仿佛毫无知觉一般

一阵惊天地,泣鬼神的哭声将魏无羡唤醒

魏无羡一睁眼,一堆紫色占满了她的眼帘

那堆紫色看见她醒来,全部沸腾起来了

为首的那位温和的叔叔开口:“无羡,你醒啦?身体可有什么不适?”

“……”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

“干女儿,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,江枫眠他就不敢把你嫁出去!”跟在温和叔叔后面的那位强势阿姨道

“……”收到的回答也只有一片沉默

“魏无羡,魏无羡!你不想嫁。也不用这样吧!放心吧!阿爹不会把你嫁出去的”江澄有些担忧的开囗

“……”还是只有一片沉默

“阿羡,阿羡?别不开心呐,要喝莲藕排骨汤吗?”江厌离开口

“……”沉默……

这是江家人才发现不对了:让我们说话无羡不理不怪,但江厌离说话她不可能不回答!莫非出什么事了!难不成跳河的时候脑子被撞到了?!

半响,魏无羡终于缓过神来了,她现在一脸蒙:我这是穿越了?什么鬼?我才年仅17啊!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!按照小说套路来不应该是一顿臭骂吗?这群人为什么会这样啊!不会是这是一群白莲花吧!这一堆人演白莲花,真的合适吗?这里面的大boss是谁啊?不会是那个温婉少女?!夭折!走一步看一步吧!

魏无羡眼神戒备地看着江家众人,慎重开口:“你们又想干嘛?难道我被你们伤的还不够吗?”〔解释一下:作者,二货,你们懂的(・∀・)我就不解释了哈╯▂╰〕

江家人被这一通话整的晕头转向,更加坚信魏无羡跳河时撞到脑袋了……

序.完

这篇文我就当一篇心情文写

纯粹有脑洞写,没脑洞……鸽子你们懂的……

投票

明天更哪一片文

㈠.《蓝家小儿,还我崽子!》

㈡.《夭折,我怎么穿到这里来的?》

最后随便发一通语言就走

ལྡལབླདཞེསཞསཕསཇཀཧྃམ ཞཀཞཀཕཌཞཆཞ ཞདཧདལྷས ཞདཞཞསཞཇབཇཀཁའཆར ཞཀཉདཧདྭསསསྙཁ ཞཀཧཞཀཧཀ ཞདཞདཧསྙདཧངཕྲོལོཞལབོཀླལབླབཐད

قدقدقېكدقكدقدڭۋوۋۇرۇرۇييېقدنشنڭغقدكسوسقسكس

ەدەەسەسىىسەشىسەبسنىشبشقكھڭچييېتۇھۇڭچكب

ಬ್ಹಬೈಹಾುಹ೧ಕೇರದೇಕೇ೭ಗ೧ಬ್೬ಹ್ಪಪ ಪ್ಹ್ರಕೇಲಗಂಸ೧ಕಸಕಿದೈ೯ೌಕಗೀ೮ಿಗ೨ಕ್ಕ್ದ್ತ್ತ್ಜ್ತಾದಾಾ೮೨ದತ

לגלגקןגלםגלבדךתגםגלהןכןגלגלגת

谁要能猜出这些语言说的是什么

我直接每天发文


互错〈一发完〉

虐文

虐心

忘羡

身中剧毒不忍让羡羡担心而出轨叽X身染重病本想出轨而汪叽已出轨而冷漠羡

魏无羡冷眼看着面前的景象

蓝忘机正和一位面容清丽的女子互搂,薄唇轻启:“离婚协议,签了吧!”说完,女子便从包中拿出一张协议,扔在魏无羡面前

魏无羡冷静地拿起笔,签上姓名,放下笔与蓝忘机相视,俩人眼中只有淡漠,毫无波澜。

魏无羡对蓝忘机说:“好了,如你所愿,愿你珍惜。”

使转身走出房门

魏无羡平静地走出蓝宅的那一刻,口吐鲜血,昏倒前还在想〈你终究还是厌了我,不过也好,至少我没了你,也可安亡了〉

但他却不知道,就在他出来时,女子问蓝忘机:“哥哥,你真的要这么做吗?不怕,他伤心吗?”

蓝忘机并未回答,而是怔怔地站着

女子终于发现不对,她忙喊道:“哥哥?哥哥!”

女子轻轻摇了一下蓝忘机

没成想,却让蓝忘机口吐鲜血

蓝忘机闭眼前一直在想〈对不起,魏婴,终究是我负了你,若有来世定不负你〉

女子急忙给蓝曦臣打电话,接通电话,里面传来蓝曦臣温和的声音:“韵涵,怎么了?”

蓝韵涵道:“大哥,你快回来!二……二哥,他快不行了!”

蓝曦臣担心的声音传来:“今天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现在就不行了?”

蓝韵涵解释:“不知道,刚才和二嫂离婚后二哥就一直沉默不语!”

电话另一头的蓝曦臣

立马挂电话,吩咐秘书准备车子

就在一旁的江澄疑惑:这蓝涣怎么啦?生病了吗?

开口:“蓝涣,你要去干嘛?”

蓝曦臣解释:“忘机犯病”

江澄道:“我也回去,顺带看看魏无羡那小子”

刚到蓝宅的俩人看见魏无羡躺在草坪上

江澄瞬间慌了,他忙去扶起魏无羡

却在碰到魏无羡的手时,退缩了

他似乎不相信手上的触感,冰凉的,这是一个常人该有的温度吗?

江澄摇了摇魏无羡,不停说道:“魏无羡?魏无羡你醒醒!……”

江澄跪坐在地上

蓝曦臣想拉起江澄

江澄拒绝了

蓝曦臣现在也顾不上

匆忙上了楼上

看到的只有自家三妹也跪坐在地板上,泪流满面

嘴中一直喃喃:“二哥,二哥!你醒醒……”

蓝曦臣两眼一翻,差点儿晕过去

12月13日

一个巨大又悲催的事情发生了

姑苏集团副总裁蓝忘机与云梦集团副总裁魏无羡同时与世长辞

次日,四大集团都举办隆重的葬礼

那场葬礼闹的是满城风雨

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落寞的神色

赶时间码的一篇比较水的番外

正文想不出思路,就只好码一篇番外了

〈〉代表心里

〔忘羡〕蓝家小儿,还我崽子

有ooc

我最后再说一次

我不闹事,江黑也请别在我这里闹事,可以吗?

@摘星少女

我希望你不要太过了

心累

〔ps今天性格不太好,写出来的我自己都有可能是蒙的,所以说你别问我哈……〕

莲花坞的今天不太平的一天

“啊?什么!去云深不知处!不要啊!”一大早就传来薛洋哀嚎的声音

“行了行了,薛洋你别嚎了,不就是去求学吗?你在这嚎什么嚎耳朵都要被你震爆了!”江澄不耐烦道

“阿洋别嚎了,师姐给你做莲藕排骨汤好不好?”江厌离在一旁微笑

刚刚从羽泉山回来的魏无羡看到这样一幕:

薛洋一脸星星眼地望着江厌离,江澄一脸嫌弃,江厌离温柔地笑着手抚摸着薛洋的头

“哟,我们的薛大少爷还没有长大啊!”正在当乖宝宝的薛洋,一听到这句话立马怒瞪而去,却看见身着白衣,脸上挂着调戏的笑,瘦弱似乎一风而倒的魏无羡立马换上了另一幅表情,一脸乖巧的笑容向魏无羡挤去对他说:“羡哥哥!”

魏无羡摸了他的头,对他说:“薛洋,怎么了?”

薛洋道回答:“师母,喊我们去姑苏求学。”

魏无羡说:“我还以为什么事呢,就这点事。”

薛洋惊异:“羡哥哥,云深家规整整有三千多条哎!”

但他似乎忘了,魏无羡会在各种角色中转变……

好吧,他确实忘了……

未完待续……

过渡


蓝家小儿,还我崽子!

有ooc

江黑别挑事

姑苏的水路上热热闹闹的

清河与云梦的船靠得特别近

“哎哎哎,你听说没听说这一回云梦江氏名不见正传的二弟子也会来!”一位世家弟子道

“听说了,云梦江氏大弟子和二弟子一直都不怎么出现,但一直与三弟子和四弟子合称云梦四杰!”另一位世家弟子道

“我猜一定是这大弟子和二弟子无法见人面吧!”一位世家弟子也加入了讨论行列

“李兄,英雄所见略同”“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吧?”……渐渐越来越多的世家弟子加入了讨论行列

此时被讨论的中心人物魏无羡

正坐在船中,闭目养神

薛洋,江澄,聂怀桑在外叙旧

江澄打破静寂,开口:“怀桑好久不见”

聂怀桑以扇遮面道:“是啊,好久不见啊!当初的小团子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薛洋抗议:“聂从心你喊谁小团子?我是你要不起的薛爸爸!”

聂怀桑解释:“难道你不是小团子吗?明明刚见你的时候,你才那么小,一晃头就那么大了!”

薛洋跺脚:“聂从心死来”

在船内的魏无羡

睁开眼,一只信鸽从窗外飞来

他拆下绑在腿上的布条

布条上写着:

你猜的没错,他果真是这样打算。--孟瑶

魏无羡回信后

嘴角勾起,露出一抹讽笑,嘴唇微启:“这场大戏的主人公要出现咯,不知道会给我怎么样的惊喜呢?”声音似乎随风而散

到了姑苏

众人下船,但都准备呆在岸边,先看看着云梦江氏二弟子

清河聂氏与云梦江氏共同到达,但丝毫没有下船的意思

过了一会儿

才见一只白嫩的手从船帘中探出来,薛洋上前扶着那只嫩手,一个身着紫衣,身形纤瘦,面色苍白但嘴唇微润上勾,一双淡紫色桃花眼更显其风韵的男子从船阁中出来

在他出来的瞬间,世家小姐沸腾了。一些思想超前的人想:好好看,这么美丽的人儿,要这么虚弱配上云梦四弟子好般配!

一些思想保守的人想:好好看我要嫁给他,不过就是身体太弱了,没事。大不了以后我保护他!

薛洋扶着魏无羡,来到云深不知处门口,将邀请涵递给守门弟子后便进去了。

到了晚上

魏无羡打算看一下云深不知处

在云深不知处闲庭漫步时

走到玉兰树下

背后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:“你是何人,云深不知处禁止夜游。”

魏无羡一震,一些玉兰花瓣飘来,回头

在玉兰花瓣半隐半现,脸上有些许惊愕的表情,白衣似雪,纤细的手指捏着一朵玉兰花瓣,在夜色中更显的那人纤瘦的身姿,蓝忘机只觉一阵心神荡漾

蓝忘机纤纤白衣,身背七弦古琴,手中执剑,一双琥珀色,眼睛如同古井

魏无羡回神:“原来是蓝二公子,久仰久仰。在下云梦江氏二弟子魏无羡。”

难忘机收回剑:“云深不知处,禁止夜游,请于明日去领罚。”

魏无羡拱手相让

两人互相道别后便走了

未完待续

感觉自己写文写的挺久的

在心机羡的套路上,越走越远

心动了,心动了

少年不识爱

追妻路漫漫

日常去躺尸了

今天下午还会有

19:30

准时跟大家相见








《夭折!》and《蓝家小儿》

经过几个星期的起名

总算确定了我所需要的名字!

在此谢谢 @墨白 帮忙

@阡染【开学暂退】  @秋雨天涵  @言茗酱 日常艾特

《蓝家小儿》的结婚梗扯到后期剧情,所以我将会撤回,做修改!

《夭折》

天,并未不公平,若对你不公,即为你不适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题记

《蓝家小儿》

你若安好,便为我一生所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蓝忘机

你是我的一切,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的           --魏无羡

愿情终得情,付出终有报。并非无情者,又怎会不识情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题记

《蓝家小儿》人物梗概

魏婴:字无羡,号衿安散人

孟瑶:字尘绝,号静晓尊,又名江蔚

薛洋:字成美,号阑临居士,又名江宸

江澄:字晚吟,号萏清尊

蓝湛:字忘机,号含光君

蓝涣:字曦臣,号泽芜君

云悯歆:字黎月,号阑韵仙医

莫玄羽:字煜阳,号楚钰医师

蓝愿:字思追,号翰月君

蓝翃:字景仪,号晞晗君

金凌:字子瑑,号玮煦尊

蓝灼:字华辰,号悯淞公

辰风:字浩然,号铭贤君

江烁:字翰林,号楚萧公

聂明玦:字卿严,号赤锋尊

聂怀桑:字云卿,号梓余先生

金子轩:字书辰,前期号归缘居士,后期号真香居士

江厌离:号未离真人

《蓝家小儿》暂时就这么多,以后想到再写

《夭折》

斗罗的人我不写

魏无羡:封号雁归斗罗

蓝忘机:封号含光斗罗

蓝曦臣:封号泽芜斗罗

江晚吟:封号淳郁斗罗

孟瑶:封号濡钧斗罗

薛洋:封号苑楠斗罗

江厌离:封号菡离斗罗

金子轩:封号辰瑾斗罗

金凌:封号煦晗斗罗

蓝思追:封号语兰斗罗

蓝景仪:封号晓衿斗罗

沈清秋,洛冰河,谢怜,花城没有人说,想不到

咳咳咳

我一般不会轻易发梗

毕竟会扯到后期重要剧情

《蓝家小儿》的追妻时间

桑仪,追凌,轩离,晓薛:瑶瑶……金家后

曦澄,温启,聂瑶,琛宁:……爆发中期

灼羽,风烁:……爆发〈副本〉完结后

忘羡:所有攻追完受结婚后,才通心意
……代表后期事情
两本书,基本上都是毁原著

会挑一些重要的事情来写

私加剧情多

就这么多了

夭折!我怎么跑这里来的?!

魔道穿斗罗老梗

斗二,渣反,天官人员也会有

日常混攻组的的某羡

ooc漫天飞

人物性格……把持不太好

崩人设……告诉我……

史莱克七怪通通成神

@秋雨天涵 师父,请查收

在斗罗神界

众神聚在一起

神界执法者唐三的脸上的焦虑之情溢于言表。

众神的脸上也是焦虑不安的神色。

他们正面对一个大灾难

这个灾难决定着斗罗神界的存亡——时空乱流!

站在唐三旁边的霍雨浩,一脸坚决之色

回想起,几天前与天梦冰蚕的对话

在神界森林中央,霍雨浩对一位金发小正太道:“天梦哥,命运之眼又开始躁动不安,而且这一回的躁动比前几次都要强,这回应该不只是我身边的人了,应该是整个神界!”

小正太道:“如果这样的话,这回的灾难极有可能是时空乱流!”

霍雨浩道:“天梦哥所猜不错……”

小正太道:“神界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!”

霍雨浩道:“天梦哥,此我是来跟您说一件事的,希望你听了,不要发火,这件事就是……”

小正太惊讶道:“小雨浩,这怎么行?放心有什么困难我们帮你一起抗!”

雪帝也出来

对霍雨浩道:“放心小雨浩。”

众魂灵相继出来。安慰霍雨浩

霍雨浩只感一阵心暖

想到这里

霍雨浩向时空乱流走去

转身

微笑着面对众人,眼角挂着一滴泪,身后燃起了熊熊的七彩火焰,向后躺去!

在那一瞬间

所有人都喊出了:“不!”

一位粉蓝色头发的女子,几乎晕厥,嘴里一直喃喃:“雨浩,不要,雨浩!”

忽然一个黑洞出现,将史莱克六怪和唐雅一起卷走了

神界执法者唐三,竭力压制心中的想法,组织好余下的众神

而时空乱流,将霍雨浩卷到一处荒野之地

七大魂灵出现

他们看着霍雨浩的身躯,越变越小,直至成为一名仅两三岁的婴儿……

面面相觑

-咋办-

-不知道-

-外公,这是怎么啦?-

-小白,你还小-

……

在一番“激烈”的目光“讨论”中

一根断木声

打断了交流,七大魂灵隐身

一位麦色小男孩出现

他身背背娄,身着普素的衣服

他看着面前的小孩疑惑:“这是哪家丢的小孩啊?”

抱起小孩时,小孩便睁眼了

蜜汁尴尬

#问,一睁眼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孩抱在怀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#

#问刚抱起小孩,小孩就睁眼了,待会儿把我认成偷娃盗贼了,怎么办?#

一大一小,就这样互相盯着

大约过了一柱香

小孩的肚子叫了起来

尴尬的气氛,这才散了些

唐三把小孩带回家吃了些玉米糊糊

然后抱去老村长杰克那里

毕竟,养不起呀!

自家老爸昨天下暴雨出去,捡回来了三个货

今天自己又捡个货

恐怕没法养呀!

杰克看到这么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孩,当即同意

但霍雨浩可不这么想

他感受到了那个铁匠屋中,魂力波动浓厚但隐藏的特别深的那个叔叔

正当唐三转身就走时

霍雨浩在那里嗷嗷大哭

老村长杰克无奈

只得叫住唐三

唐三抱起霍雨浩

霍雨浩,这才不哭

放下又哭

老杰克说:“既然这小娃娃与你有缘,你带他回去,每日领一块铜币吧。”

唐三本就不舍霍雨浩

于是点点头同意了

未完待续

先说一下,本文CP丶

斗一不变

斗二把浩桐改成冬浩

其他CP不变

日常水


夭折!我怎么跑这里来的?!〔序章〕

魔道穿斗罗的老梗!

我喜欢的斗罗人物也会出现!

我忘了说,我也是一名斗罗粉

穿越人物:

忘羡,花怜,冰秋,曦澄……斗二人员!

这回带带洛哭包和花从心玩玩

私设

*羡妈和羡爸在羡羡五岁才亡

*三个世界是联通的,不过所有的人不知道

*洛哭包and花从心被羡母收养

*三个是兄弟!

*五岁三人分别,但也有联系

日常混攻组的某羡

occ漫天飞

人物性格把持不好……

如果崩人设了,提醒我吧!

江黑随便,别在我文下面黑,这几个星期病罐子体质复发,加上遇上几次被人骂,性格有点严重下滑!!没啥好性格跟你们耗,发现三次以上,一条龙服务,谢谢!不送!

@秋雨天涵 师傅!请查签!

@言茗酱 你要的来了哦!!

@阡染【开学暂退】 来吧!!



夷陵一条小街上

有两个孩童正在游荡

一位身着青衣的女子,抱着一个粉雕玉琢但正睡觉流口水的孩子,身边跟着一位紫衣男子。似乎是看见了他们。向他们走来。

两个小孩有些警觉看着面前两人。

女子问道:“孩子们,你们好,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?你们的父母呢?”

俩个小孩听了,有些诧异的盯上面前这位虽着素衣,但不减其身上所蕴含的强大力量的两位!他们知道:这两位肯定不是一般人,但为什么会关心他们?

女子笑道:“哈哈哈!孩子们,用什么眼神看我啊!哈哈哈哈放心,我不是坏人!只是看你们蹲在这许久了,见你们两个小孩子,就过来问问。”

俩个孩子面面相觑,想来自己竟误会了,连忙解释一番,当然还是洛冰河单方面说,花城一旁随便点头罢了。

藏色散人听后,问:“你们可愿意,和我们一起生活?”

俩个小孩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最终点头同意。



俩个小孩跟着藏色散人来到一处小苑,那处小苑,周围灵力环绕,后靠山,目光所及一片皆是绿色!

当小苑后,魏婴便醒了。

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

眨着大大的眼睛,把头转向长色夫妇。

藏色尴尬开口:“那个……阿婴,他们是我们出去游玩,回来时,捡到的。”又将手指向洛冰河:“以后他当你的哥哥好不好?”手指又指站在旁边的花城:“以后他当你的弟弟好不好?”

魏婴又把目光重新看向洛冰河,似乎上下打量着他。

忽然伸出双手,扑向洛冰河,软糯糯的开口:“哥哥好~。”洛冰河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扑上来,手忙脚乱。

抱过洛冰河后,又把目光看向旁边一言不发,低头的花城,向他伸出手道:“弟弟,你好。”

花城抬起头,看着魏婴阳光的笑容,自己的嘴角竟也上升了,用缓慢又细小地说出:“哥…哥。”好似在咬文嚼字。

魏婴听了这声,哥哥,抱着花城,蹭着他的脸道:“弟弟好可爱!!”

就这样三人开始了幸福的生活*^_^*



可在五岁那一年

一切都变了!



“爹娘,不要离开我,弟弟哥哥你们在哪?”

在一个紫檀木床上,一个绝色的人儿躺在那里,嘴里不停的喃喃着,声音细小,好似听不见一般。

床边站着三位身着紫衣的人与一位郎中

一位面容冷浚的女子开口:“这是怎么回事?昨天身体不还是好好的吗?怎么今天就这样了?”

焦急之色难以掩盖

旁边一位女子答:“因是昨日贪玩,着凉了吧?阿娘,你担心可少些,阿羡应该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
虞紫鸢道:“就他这身子骨居然还敢玩疯?!等他醒了,定要他好看!”

江枫眠道:“切莫物急,郎中还在诊断中呢。”

这时郎中站起身来对江枫眠道:“魏公子只是身体受寒,着了风寒,待我开几副药方,在静养几日方可。”



月光下

两人正在打斗,突然魏婴头上发带上的铃铛响了。

魏婴立即停下

旁边身着白衣的人奇怪:“为何停下?”

魏婴道:“蓝忘机,我且有事,明日自会前去领罚,再见。”

魏婴御剑出云深不知处,用血滴在铃铛上

他来看到一幕,自己的大哥正被树妖所缠绕。

他一剑斩断树妖。

花城紧跟其上,背起洛冰河,来到一处山洞中。

洛冰河看着守在自己面前的两位弟弟。

想着是自己师尊将自己丢下来的

心中一片凄凉与感动

眼中涌上眼泪

两人看了,心道:“要遭!”

魏婴反手抱住洛冰河。

花城将自己的面具扣在洛冰河的脸上。

三人在无间深渊生活了几天

暗无天日,不知过了何时?

在时间限制到达前

魏无羡将自己的钱宽带丢给了洛冰河道:“大哥,注意点,什么误会都会解开的。”

花城只留下了一句:“大哥,再会。”



温家如日中天

一大世家,轰然而灭

江澄被化丹

魏婴为报恩,甘愿刨丹

又被温晁丢入乱葬岗

刚出乱葬岗

洛冰河和花城便出现了

三人一顾,相对无言

洛冰河看着魏无羡

只觉一片陌生

他的二弟阳光明媚,性格虽然顽皮,但心思细腻,天赋异禀,脸上的微笑总让人讨厌不起他。

但如今的二弟……

他伸手抓住魏无羡的手。

魏无羡本想躲开,但奈何不了大哥的实力。

洛冰河只觉一阵愤怒,

因为魏无羡的脉搏,十分虚弱,好似快停了一般,灵力枯竭,脉象不稳。

他压制着愤怒开口:“解释一下吧!金丹去哪了?”

花城听了怒了!他的生命中有着五个无与伦比之人。

长色夫妇收养他,保护他。

大哥洛冰河,长色夫妇爱护他,在长色夫妇死后,洛冰河顶替了他心中对于父亲的渴望。

二哥魏无羡,在他生命之中给了他无比多的快乐,教会他处事会人的本领,是好友,是老师,是长兄。

还有哥哥,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,金枝玉叶。

洛冰河看着魏无羡沉默的样子,只觉心中怒火压不住,拿起血魔剑,划破空间便走了

花城跟着洛冰河走了。



魏无羡和洛冰河头上的铃铛响了,两人一惊:三弟出事了。

待两人看到时,一身红衣似枫,脸上挂着笑容的三弟,化为银蝶。

大惊

魏无羡赶忙拿着锁灵囊,将银蝶收入锁灵囊内,脑海中响起花城的声音:“二哥不关他的事,将我拼好即可。”

魏无羡一听,大怒!

但自己的弟弟作死,自己哭着也要帮他扛!

于是,拉住险些要跟谢怜拼命的洛冰河

将花城的话告诉了洛冰河

洛冰河这才耐下性子,与魏无羡拼花城

其间拼的只想冒火,于是直接用心魔剑划开空间,回去找自家师尊去了

只留魏无羡一个人在那,冒火。

东拼西凑,拼好了一只。

结果拼好了就见色忘兄

他表示:若从来一次,我定要把他们甩得远远的,一个见色忘弟,一个见色忘兄,真是气死我了!!

在拼花城接近末尾的时候

姓花的某货……开始做长明灯

为此,魏无羡表示:如果这样一个弟弟是亲生的话,那你可能不会活在世界上了!!

魏无羡看着面前相拥的两人,只想上去把他们揍一顿:

你们谈恋爱就给老子好好谈,别再整什么鬼把戏了,再整什么鬼把戏!我把你们两个给拆了!!



“终于还是到时间了!”在一个山头上,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道

魏无羡下山,对正在种地的温氏余孽道:“阿婆,这座山的后面还有一条路,其中有一个房间,待会儿那些人上来,你们不必管我,带着你们的人快跑!”

老婆婆有些哽咽道:“魏公子,不用担心我们,我们这群老骨头欠您的太多了,您带着温情他们先走吧!我们死也会帮你们拦住他们的!”

魏无羡吹了一口哨,群尸围困温氏余孽,道:“护送他们下山,立马不得有误!”

群尸低吼一声,推桑着温氏余孽,下了山

魏无羡返回伏魔洞,刚隐瞒好身上的伤

江澄便进来了

魏无羡低笑一声道:“江澄,你来了,这是我们俩最后一次见面了吧!”

江澄道:“魏无羡!吃了,这假死丸,我带你出去!”

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

忽然,群尸疯狂向魏无羡涌来

噬咬魏无羡

魏无羡在江澄面前,碎为齑粉,无尸可收!

江澄看着魏无羡碎为齑粉,眼中涌上泪水,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声音:“江澄,不要哭,做好宗主将我死的消息放于他们,云梦江氏才可以坐稳!”

江澄掩藏了眼中泪水

将消息告诉了仙门百家

正在仙门百家欢呼之余

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:“呵!江宗主真的是忘恩负义啊!”

仙门百家将目光投向声音之源

温情,江厌离,金子轩等已死之人纷纷出现,还有四个身着异装的人

而那道声音的主人便是洛冰河

刚才洛冰河和花城的铃铛响得不停,当他们赶来时,还是晚了一步

那可是他们的二弟/二哥,那个我们有危险时就会出现,帮助我们的二弟/二哥,那个性格纯善,丝毫没有变过的赤子之心,我们放在心上的人,就这样被你们害死了!!!

成年旧事纷纷揭开!

洛冰河和花城怒不可揭,沈清秋和谢怜也是如此

洛冰河一剑摔向跪倒在地的江澄

而江澄正在泪流满面,内心的痛苦不比任何人少

这时一位被魏无羡救过的女鬼阻止了这场悲剧,道出了魏无羡当初究竟是如何修的鬼道!也道出了伏魔洞内的真相!

那一次大魔头被剿灭

无人欢笑

无人谈论

只有一声声的悲哀和叹息,不过这一声声的悲哀和叹息又有哪几个人是真心的呢?


几人的痛哭流涕

咳咳咳,

我先说一下哈

穿越人物是魔道魏无羡那一辈的人还有小辈穿越时间线为13年后

斗罗的则是霍雨浩成神以后的史莱克七怪

老规矩,慢热文

我的文都是慢热文

唉,又是一个追妻路漫漫的


〔忘羡〕蓝家小儿,还我崽子!

ooc

不适见谅

莲花坞爆笑副本〈三〉

全员好结局!

江黑随便

“薛!洋!”一声怒吼,打破了云梦宁静的上空,众人议论纷纷,一个老头道:“薛公子又干什么?害主母发火至此?!”一位妇女道:“哈哈哈!薛公子不是打烂墙壁就是又带着那群弟子出去皮了。”一个书生道:“唉,啥时候才能安静啊!”妇女道:“有薛公子在,莲花坞就永远不会安静。”老头道:“别管,来来来,你们要猪肉吗?”

而此时的薛洋正……乖乖的跪着,虞夫人正坐在主位上,眉间戾气可见,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竭力压制。她道:“薛洋,解释解释呗!”薛洋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,慢慢靠进虞紫鸢,拉着她的袖角道:“师母~我不就是一不小心把墙给打烂吗?我给你道歉可以吗?”虞紫鸢道:“阿婴在的时候,你还能乖乖的待着,他走了后,你就开始皮了!我都管不了你了!说说你这一个月多少回打烂墙了?!”薛洋道:“这不是太无聊了吗?找点乐趣玩而已。师母,你就不要生气了嘛~”虞紫鸢道:“嗯?”薛洋乖乖低下了头,虞紫鸢道:“罚你跪祠堂,任何人不准探望。”虞紫鸢话锋一转:“江澄,孟瑶,我吩咐你们看住薛洋,怎么回事,解释解释呗!”江澄道:“阿娘,不关我的事,我当时去出恭了。”孟瑶道:“禀师母,您当时,也叫我管理其他师弟们。”虞紫鸢道:“好吧,那你们走吧。”“对了,过几天就该是姑苏听学了,阿洋你和阿澄阿羡一起去吧。”虞紫鸢突然道

此时,魏无羡正在羽泉山,接受先祖们的挨个问候,蓝安道:“无羡,你下山时可有所见闻?”魏无羡道:“蓝父,下山后见闻颇多,待我之后慢慢道来。”聂烁道:“阿婴,在外面受到过伤害没,如果有你跟我说,我帮你收拾他。”魏无羡道:“放心吧,聂爹,我伤害他们还来不及呢,他们怎么可能来伤害我?”江迟道:“阿婴,回来也累了,你们改天再问吧,对了,阿婴何时再走。”魏无羡道:“江爹爹,明日我便启程回去。”……

又是较水的一章~~

离莲花坞爆笑副本完结只剩两章〜( ̄▽ ̄〜)

下个星期将会开启‘云深听学,雅正羡出没’基本走原著~~

离五大先祖出山还有‘云深听学,雅正羡出没’‘屠杀大王八’几章出现

咳咳,下面画重点

*本文汪叽和羡羡情商普遍低下,在其他攻追妻快末尾时,汪叽才开始追妻

*小辈组跟他们为同辈人

*走原著,瑶瑶去温氏当卧底,有!三尊结拜,有!屠杀大王八,有!……毁原著……太多了,就不列举了。

求名~π_π

小辈们的号,字,剑名

不要太显女气

求薛洋,孟瑶,江澄的号,字